中國西藏網 > 專題2019 > 喜饒尼瑪|民國涉藏那些事 > 專欄文章

我國藏族飛行員曾駕機與日寇空戰,你知道嗎?

喜饒尼瑪 發布時間:2019-05-04 21:24: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扎喜澤仁像

  我國藏族飛行員曾駕機與日寇空戰,你知道嗎?[1]

  1942年夏末的一天,成都尚未洗去夏日的酷熱。坐在街邊乘涼的人們,搖著大蒲扇,擺著龍門陣,議論著中日戰事,暢談著家長里短。

  突然,空襲警報又響了起來!

  成都是抗戰大后方,在人們躲空襲警報的同時,也一次次成為空戰主戰場。但誰也未料到日軍轟炸機此次又來了數十架,黑壓壓的一片。人們開始慌亂,不知所措,畢竟在成都也沒個好去處可躲可藏。


成都大轟炸

  “格老子,我們的飛機上天了!”

  有人喊了起來。一時間,十余架中國空軍飛機迎頭撲向日軍轟炸機,在成都上空一場激戰!

  藏族飛行員扎喜澤仁作為航空委員會的一員參與了此次戰斗。據他后來的回憶,當時我方駕駛的是蘇聯提供的伊-15、16型戰斗機,火力和速度都比不上日本的零式飛機,但英勇頑強,協同作戰,逼得猖狂的敵機群慌亂逃竄。


蘇制伊-16飛機

  其實,這已不是他的第一次參戰經歷。早在1938年,他就駕機上天參加過保衛廣西南寧的空戰。

  這個叫扎喜澤仁的飛行員,1910年12月出生于今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新龍縣的一個藏族家庭。1930年,他父親得知國民政府正在康區招收藏族青年到內地求學,而負責招生的就是自己的熟人,時任蒙藏委員會專門委員格桑澤仁的秘書。于是,這位老人做出了對當時西康藏族來說,絕對是一個大膽的決定,讓孩子自己走出大山,去外面闖闖。

  扎喜澤仁到南京后,首先要過的是語言關。最終,他通過兩次考試考上中央政府專門招收邊疆學生的最高學府——國立南京蒙藏學校。1934年,來自康藏高原、身高1米80、強壯的扎喜澤仁以體檢第一名的成績被南京黃埔軍校空軍武生營錄取。

  在這里,他經過半年的學習和訓練,即被派到廣西柳州中央空軍軍官學校學習飛行,成為飛行專科第十期的學員。經過嚴格的學習和訓練,扎喜澤仁這個山溝里走出來的學員讓人刮目相看,飛行技術有了很大的提高。兩年后,由于抗日戰場的需要,他匆匆畢業,分配到“航空委員會”工作,軍銜為空軍少尉。

  1938年,扎喜澤仁隨搬遷的航空委員會到了四川成都沙河堡。成都的藏族老鄉很多,他也積極參加同鄉們發起的抗日活動。其名已在成都的康藏同鄉中很有影響,被稱為“飛將軍”。

  有媒體記載了扎喜澤仁在“西康旅外同鄉會慶祝西康省府成立大會”,他在這個會上號召大家為國效力。發言中,“首先他強調西康的青年應該團結起來,不應該太散漫,他拿我們的父老在桑梓寒苦的生活來刺激我們,要我們一齊在統一的意志——為國家效力,替桑梓服務——之下,努力的向前邁進!他說無疑的參與會議的各位同鄉都是西康最前進的青年,爬山涉水跑到外面來是為了什么!他讓我們想想。”這個發言引人注目,讓在場的各位熱血沸騰。好些熟悉的人都感受到,他通過數年的軍旅生涯,已經有了驚人的變化,特別是高度的國家認同的政治立場。此后,扎喜澤仁又得到機會,去成都中央陸軍軍官學校高等教育班第7期學習。畢業后,分配到雙流機場空軍55站擔任副站長,軍銜為空軍中尉。

  1941年7月27日,成都遭到日本最猛烈的轟炸。當天,日軍出動百余架轟炸機,分為四批,對成都鹽市口、春熙路、少城公園一帶進行猛烈轟炸,歷史上稱為“7·27慘案”。

  扎喜澤仁眼見成都多次遭到日本飛機轟炸,同胞受難,就想駕飛機上天直接和日本人打,不甘在地上讓人欺負。于是,康巴人的直率,使他越級找到空軍副司令毛邦初。見面第一句話,就是“我要駕機,不當站長。”這個藏族軍官的血性讓目睹的人都深為贊嘆。幾天后,命令下來了——扎喜澤仁不僅是雙流機場的站長,而且兼任空軍第4大隊的大隊長。1942年3月,扎喜澤仁成為雙流空軍軍士學校中尉飛行員并出任飛行教官。

  當時,不僅上天作戰危險大,機場也是日本人攻擊的重要目標。扎喜澤仁后來談到“有一次,空軍第5大隊9架飛機準備從雙流機場飛到邛崍機場去隱蔽,正要疏散,就被零式飛機發現了。日機俯沖下來,暴風雨一般的炮火,炸彈落在雙流機場上,只有幾分鐘,9架飛機全部被炸毀。”之后,日本大批零式戰機來華,幾乎將中國空軍逼入絕境。

  1943年初,為適應抗日戰爭的新形勢,國民政府航空委員會在西康設立機場工程處。在海拔4000米左右的理化(今四川理塘)修筑飛機場。誰負責中國海拔最高的飛機場呢?藏族飛行員扎喜澤仁成為航空委員會最中意的人選。1943年12月,扎喜澤仁被任命為理化空軍第101站上尉站長。扎喜澤仁擔任站長的消息,迅速傳遍康定等地,成為凝聚康藏各民族團結抗戰的一劑“強心劑”。他通過邦達多吉等康區知名人士積極動員理化、巴安(今巴塘)等地的寺院和世俗上層人士投入修建機場。拉薩熱振拉章、桑多倉等也給予了支持,很快就征調了5780余名民工:理化1560名,巴安860名,義敦600名,定鄉1060名,稻城500名,雅江600名,白玉500名,得榮100名。機場于1944年5月完成基本土方工程,滾壓率為70%。完工的跑道長為1000米,寬100米。可以說,理化機場能在較短時間內完工,扎喜澤仁功不可沒。

  抗戰結束后,扎喜澤仁調到甘肅酒泉機場,任空軍第312供應分隊隊長。1949年9月,已經成為中共地下黨的扎喜澤仁,遵照上級組織的命令,與戰友一起率領酒泉空軍供應分隊的官兵數千人起義。1950年,經王震同志介紹,扎喜澤仁加入中國共產黨。

  1954年,扎喜澤仁到了北京,在中央民族事務委員會工作,曾三次為毛澤東主席擔任翻譯。兩年后,他調任成都西南民族學院工作,曾擔任學校副教務長等職,工作勤奮,深受師生愛戴。1984年7月,扎喜澤仁光榮離休。2008年12月6日,他因病去世,享年98歲。(中國西藏網 特約撰稿人/喜饒尼瑪)

  [1]本文根據梧樟:《雪山雄鷹-我國第一代藏族飛行員札喜澤仁》,載《四川檔案》2005年第3期;中敬:《錦碎集:康藏青年在前線》,《康藏前鋒》1938年第5卷第5期;子筠:《西康旅外同鄉會慶祝西康省府成立大會記》,《康藏前鋒》1938年第5卷第8期;新龍縣地方志編纂委員會編:《新龍縣志 1988~2006》,北京:方志出版社,2011年;《靈魂飛舞藍天 首位藏族飛行員辭世》;華西都市報2008年12月09日等寫成,特予致謝。

(責編: 韓璐)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与兽性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