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賞閱

“孔繁森精神”的忠實傳承者

陳林 發布時間:2019-07-15 09:23:00來源: 西藏日報

  高原的春似乎來得更晚一些,已到3月,喜馬拉雅山北麓平均海拔4700米的崗巴縣仍被冰雪覆蓋,嚴寒而漫長的冬天還未畫上句號。

  2019年3月28日,為慶祝西藏民主改革60周年、“西藏百萬農奴解放紀念日”設立10周年,崗巴縣舉行了一系列活動。

  這一天,阿旺曲尼不顧所有人勸阻,克服嚴寒、強忍病痛,在妻子攙扶下,蹣跚地走上宣講臺,再一次用親身經歷講訴新舊西藏的變化……

  聲音有點微弱,但言語樸實、情感真切,臺上阿旺曲尼忍不住淚流滿面,臺下各族干部群眾也被感動得流下了眼淚,熱烈的掌聲此起彼伏,讓這個被寒冷包圍起來的縣城禮堂頓時溫暖起來。

  這是阿旺曲尼最后一次在公開場合宣講。

  2個多月后,6月4日,阿旺曲尼走了!

  “我,阿旺曲尼,生在堆龍德慶,死要死在崗巴!”四十多年前,阿旺曲尼面對橫絕連綿的喜馬拉雅雪山做出了鄭重承諾。

  為了這句承諾,他扎根雪域邊境,默默奉獻基層,用心服務群眾;為了這句承諾,他用生命書寫忠誠,讓黨徽熠熠生輝!

  也許,時間會沖淡記憶,但人們絕不會忘記,有這樣一位共產黨員,繼承了孔繁森的理想、信念,發揚了孔繁森的精神、作風,使千萬人的心靈為之感動……

  “薪火相傳,我要永遠留在書記工作過的地方”

  1978年,從西藏民族學院(現西藏民族大學)語文系畢業的阿旺曲尼,被分配到日喀則地區崗巴縣昌龍鄉工作。

  高寒缺氧、沒水沒電,全縣就1輛解放牌汽車、3匹馬,剛從大城市學成歸來,強烈的現實落差,讓本是高原的孩子也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心酸。

  惡劣的自然環境、艱苦的生存條件,這一切都深深觸痛了阿旺曲尼,他下定決心要用自己的所學為“第二故鄉”做點事。

  提高農作物產量是阿旺曲尼做的第一件事。

  那時,阿旺曲尼在棚圈里一呆就是一整天,積肥、育肥、運肥,天天和牛糞、羊糞打交道,全身臭烘烘的卻也不在乎。工夫不負有心人,一年多的嘗試、探索,農作物產量逐漸有了起色。

  1979年,孔繁森赴藏工作,擔任崗巴縣委副書記。由于工作需要,表現出色的阿旺曲尼被調往縣里,跟隨孔繁森工作。

  崗巴縣轄域面積4100多平方公里,山地道路崎嶇,交通十分不便,下鄉全靠騎馬,但在兩年多時間里,阿旺曲尼跟隨孔繁森奔波在高山牧場、田間地頭,跑遍了崗巴山山水水。由于長時間在馬背上顛簸,兩胯和臀部都磨破了皮,引起了潰爛,以至于坐不能坐,躺不能躺。

  下鄉途中,孔繁森不忘訪貧問苦,自己掏錢為群眾解決生活、看病等方面的困難,就連自己親手做的煎餅也舍不得吃,全分給基層群眾,而自己卻吃糌粑、喝雪水,這一切阿旺曲尼看在眼里、記在心上。

  而此時,在阿旺曲尼妻子尼瑪心里,卻永遠記住了一件事:阿旺曲尼跟隨著孔繁森書記去昌龍修水塘,整個工地熱火朝天,大家工作熱情高漲,都脫下外套光著膀子干活,石頭是一塊接著一塊背,孔繁森書記和阿旺曲尼肩上、背上、手上的皮都被磨破了,但他們不喊疼、不叫累,始終奮戰在一線。

  直到現在,那座全憑人力肩挑背扛建成名叫“查珠”(藏語意為血汗)的水塘還發揮著作用……

  “孔繁森書記是黨派來的好干部,跟書記工作的兩年里學到了共產黨人身上特有的品格,雖然辛苦但卻充實快樂,那是我一生中最最難忘的經歷。”與孔繁森共事雖然只有短短兩年時間,但卻影響了阿旺曲尼一輩子。

  后來,不論是在機關、基層,還是在專職工作崗位上,阿旺曲尼都以孔繁森為榜樣,堅持向黨中央看齊、向黨員標準看齊、向群眾需要看齊。

  1992年,經黨組織批準,阿旺曲尼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孔書記是我的榜樣,我要永遠留在他工作過的這個地方。”從入黨那一刻,阿旺曲尼意識到自己不僅要做一名黨的干部,更要做一名黨的好干部。

  從此,他將與孔繁森的合影隨身攜帶以警醒自己。從崗巴縣門德區到政府辦、從文教局再到工巴樓鄉,阿旺曲尼先后在7個部門工作過,直至退休,可他從未想過離開崗巴。可以說,他是崗巴的建設者,也是發展的見證者。

  40多年中,崗巴縣從群眾出門就爬山、交通工具靠馬和雙腿,到如今的柏油馬路四通八達、家家戶戶都有汽車等交通工具;從靠蠟燭照明到杰龍電站竣工投產、結束無電的歷史;從一周看兩場電影到家家通電視、人人有手機……阿旺曲尼說,孔繁森書記生前的愿望已經實現了——“讓崗巴人民過上好日子”。

  “飲水思源,舊西藏的放羊娃要感念新西藏黨和人民的恩”

  作為農奴的后代,雖然上了大學、成了干部,但阿旺曲尼沒有忘本。

  前些年,在崗巴縣原人民武裝部對面有一家小診所,醫生是一名漢族同志,因為語言不通,阿旺曲尼就經常去做義務翻譯。

  有一天,阿旺曲尼又來到診所幫忙翻譯,一位互不相識的藏族老阿佳去看病,結果沒錢付藥費,他二話不說就直接墊付了。類似的事,總是隔三差五在診所上演。

  阿旺曲尼不光是好心人,還是熱心人。

  2005年,崗巴鎮門德村村民扎西和妻子鬧起矛盾,還離了婚。“一日夫妻百日恩,夫妻間不能賭氣說離就離,還要考慮子女的感受……”阿旺曲尼得知后,一次又一次登門調解、不厭其煩地勸說,最終扎西夫婦明白了婚姻的寶貴,最終破鏡重圓。

  如今,扎西一家生活幸福。“感謝阿旺曲尼,如果沒有他就沒有今天這個幸福的家,真的好想再給他說一聲,謝謝!”扎西言語間藏不住對阿旺曲尼的懷念。

  幾十年來,幫過多少人、做過多少好事,阿旺曲尼自己也記不清了。

  在崗巴縣城道路盡頭,沿著青灰色的臺階走上5分鐘到達縣城海拔最高處,氧含量的不足讓人喘不過氣來,這里是阿旺曲尼的家,條件稍好的鄰居早已將家遷到地勢平坦的地方,但阿旺曲尼始終不愿意重建房屋。

  走進阿旺曲尼的家,仿佛回到上世紀,1991年修建的土坯房一直住到現在,客廳墻壁上能看到一些裂縫,家里連個像樣的廁所也沒有,唯一值錢的應該是那臺20多寸的液晶電視機,當妻子尼瑪翻出存折,上面的數字更是少得可憐……

  其實,一直以來阿旺曲尼家并不富裕,可以說也很困難。那些年,妻子沒有工作,上有80歲的岳母,下有一對正在讀書的兒女,全家僅靠他微薄的工資生活。

  妻子也曾多次勸說阿旺曲尼給她找一份工作,減輕家庭負擔,阿旺曲尼卻總說,不要給黨和國家添麻煩,我們的生活已經夠好了,要把工作的機會留給更需要的人!

  但就是在這樣的處境下,哪里有困難,哪里就有阿旺曲尼!他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把攢下的錢拿出來接濟需要幫助的人。

  從自己做起,阿旺曲尼經常教育子女,“我是放羊娃出身,是黨和人民給了我新生活,做人要知足常樂、常懷感恩之心,愛祖國、愛人民、愛事業,懂禮法、守底線、行正道,堂堂正正做人,清清白白做事!”

  在阿旺曲尼女兒貢吉眼里,父親把愛給了所有人,唯獨對自己和家人“摳門”,一件衣服縫了又縫、補了又補,卻舍不得扔,就連自己生病時,也總是咬咬牙堅持,不到萬不得已絕不看醫生……

  慢慢地,家里人都習慣了,阿旺曲尼的一言一行潛移默化地影響著家里人。如今,阿旺曲尼在女兒貢吉眼里無比偉大,貢吉坦言,要像爸爸一樣,踐行“孔繁森精神”,做一個對社會、對國家有用的人。

  “不忘初心,退休了也要發揮共產黨人的余熱”

  在阿旺曲尼家客廳一角的書架上,《習近平談治國理政》被放在正中,格外顯眼。

  這本書是阿旺曲尼從崗巴縣委宣傳部尋來的,初拿到書時,阿旺曲尼如獲至寶,一邊拿在手上反復端詳,一邊不停念叨:“太好了,太好了,早就想學習這本書了!”

  給人一杯水、先得有一桶水,阿旺曲尼始終把“活到老、學到老”作為人生信條。

  阿旺曲尼總是利用業余時間刻苦鉆研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法律法規、惠民政策、宣講技巧,多年積累成就了他豐富的理論和實踐經驗。

  “他的右眼有白內障,左眼眼花。白天還可以戴著老花鏡湊合看,晚上完全就看不清字,我得一個字一個字念給他聽。”阿旺曲尼的妻子尼瑪對丈夫的工作完全支持。為了更好掌握理論知識,阿旺曲尼就白天看電視讀報紙,晚上聽妻子讀報,阿旺曲尼寫滿了一大堆學習筆記,也將黨和國家各項方針政策牢記于心。

  幾十年來,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法律法規、惠民政策、黨的十八大、十九大精神、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沒有阿旺曲尼不懂的。

  2002年,阿旺曲尼到了退休年紀,在旁人的眼里,這下可以享清福了。

  但阿旺曲尼卻始終閑不住,他常說:“就算退休了我也要發揮共產黨人的余熱,為崗巴各項發展建言獻策!”

  退休伊始,阿旺曲尼就聯合老同事成立了義務聯防隊,公共治安、衛生、交通、家庭矛盾等都在他們的“管理”范圍內,這一管就是16年,成員也由原來的3人發展到19人。

  從“新舊西藏對比”“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四講四愛”宣講,到黨的十八大、黨的十九大精神宣傳,十幾年來,無論大小宣講活動,阿旺曲尼從不缺席。

  從政府機關到學校,從城市社區到鄉鎮農村,從小學到中學,從田間地頭到高山牧場,從家庭院落到寺廟僧舍,從機關辦公到學校教室,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忙碌的身影。

  阿旺曲尼宣講有個特點,從不讀稿子、念文章,但為了做好宣講,阿旺曲尼每次都認真準備、認真備課,為了掌握群眾想聽什么、最迫切關注什么,阿旺曲尼還經常深入牧區、學校、僧舍,和基層群眾面對面交流,了解他們的真實想法和宣講需求。

  每次宣講,阿旺曲尼總是從自身體會談起,從身邊事談起,從過去的苦和今天的變化談起,宣講接地氣,群眾聽得進、愿意聽,情至深處,淚流滿面,一個個感人的故事,一句句發自肺腑的感言,讓聽眾們也為之感動。

  據不完全統計,近兩年,阿旺曲尼先后受邀在日喀則市直各部門單位開展宣講30多場次,受教育群眾達1萬余人;在崗巴縣范圍內深入機關、學校、農牧區和寺廟宣講70多場次,受教育群眾達4萬余人。

  不光如此,阿旺曲尼還積極為生態環境保護作貢獻,每年入春,他積極組織退休干部對縣城樹木澆水、修剪;每年入冬后,他又帶頭為樹木“穿衣”防凍。

  40多年時間里,阿旺曲尼為崗巴建設默默貢獻,先后獲得崗巴縣級“綜治工作突出貢獻獎”“優秀共產黨員”“協助公安工作先進分子”“基層黨建工作特殊貢獻獎”;“日喀則最美人物”、日喀則市級“第四次全國人口普查先進個人”“第一批社教工作優秀個人”“工會工作積極分子”“國外藏胞調研工作先進個人”;自治區級“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個人”;國家級“中國好人榜”助人為樂好人……

  由于長期在高海拔地區生活,加之超負荷工作,阿旺曲尼不幸患上了嚴重的胃病、肝癌和尿毒癥,但他還不忘工作。

  “黨和人民認可我,給了我這么多榮譽,我這輩子值了!”阿旺曲尼去世前半個月,還不忘給崗巴縣委副書記、縣長扎西旺堆建言獻策,他實在是太熱愛這片土地了,讓他念念不忘的,仍然是崗巴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他已把整個生命融入了這片曾經戰斗過的地方,他總說自己為崗巴做的還太少太少……

  2019年6月4日,阿旺曲尼在崗巴去世。臨終前,他交待家人將他葬在曲登尼瑪的高山之上,他希望永遠看到不斷發展不斷繁榮的美麗崗巴。

  退休不褪色,退休不退崗,他用自己的一生踐行著青春的承諾,用高尚的品德贏得了各族干部群眾由衷的敬重和愛戴。

  曾有人說“在崗巴活著就是奉獻”。然而,就在這讓人喜、讓人怨的高原熱土上,阿旺曲尼用他執著的人生追求構造出了人生的坐標,用真情的奉獻譜寫出了對黨的忠誠,用熱血培育出了那璀璨晶瑩的雪蓮花,用那真實的舉動感染著身邊的每一位干部群眾。

(責編: 胡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与兽性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