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賞閱

雀兒山不朽豐碑 述說英雄筑路情

周晶 發布時間:2019-07-11 13:30: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中國西藏網訊 有一條公路叫做川藏公路,1950年,為實現全面解放新中國,解放軍們“一面進軍,一面修路”,用意志鑄造起了生命線。


圖為進藏部隊修路 圖片來源:人民網

  有一句話叫做“翻越雀兒山,猶過鬼門關”,在那條由川入藏的生命線上,海拔6168米的雀兒山成了“瓶頸”。

  有一座石碑刻著一句“英雄永活人心”,它矗立在一個名叫張福林的烈士墓前,靜靜地訴說著當年那段筑路情。

  小小年紀心懷愛國之心

  張福林出生于河南省扶溝縣林宋村一個貧窮家庭,祖祖輩輩給地主當長工、做牛馬,受盡欺壓和迫害。在被奴役、被壓迫的環境中,張福林逐漸成長,養成了不畏強暴、勇敢直率、能挑重擔的性格,對地主惡霸和國民黨反動派的仇恨在他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


圖為張福林烈士陵園

  抗日戰爭爆發后,豫中地區的廣大軍民在共產黨的組織領導下開展廣泛的游擊戰。八路軍、新四軍游擊隊常在扶溝地區活動。張福林的母親薛桂芳當時正是共產黨的秘密交通員,16歲的張福林也扛起了紅纓槍為部隊站崗放哨,幫助母親為革命工作送情報。

  1947年,張福林的母親在掩護共產黨轉移時被國民黨特務殘酷地殺害了,獻出了年僅35歲的生命。

  光榮入伍轉戰解放戰役

  1948年8月,張福林參加了解放軍,在黨的培養和教育下,他的政治覺悟迅速提高,并刻苦鉆研射擊技能,成為部隊里的優秀機槍手和特等炮手。


圖為張福林烈士之墓

  作為數萬名為解放事業而奮斗的戰士中的一個,他和所有的戰士們一樣,堅信著中國共產黨的勝利,堅信著解放全中國的勝利,浴血奮戰,視死如歸。

  張福林先后參加過淮海、太原、秦嶺、成都戰役,作戰勇敢,屢建奇功。在太原戰役中,他7處負傷仍頑強戰斗、堅守陣地,僅以一挺機槍打退了敵人的18次沖鋒。

  搶修康藏公路刻苦鉆研

  1951年冬,張福林所在的部隊接到搶修川藏公路雀兒山段的任務。雀兒山海拔高,嚴寒積雪、空氣稀薄,上級規定凡心臟不健康和患有疾病的同志不準上山作業。當時張福林已患有嚴重的貧血病,上山后經常昏倒,醫生再三勸阻,但他一心想著早日打通雀兒山,把公路盡快修到拉薩,懇求醫生才同意讓他留下來。


圖為“重走十八軍進藏路一行”為張福林烈士敬獻花籃

  施工之初,用于爆破的小炮眼只能炸石2-3立方,經張福林創新和實驗,一個裝有40公斤炸藥的炮眼竟能炸掉堅石470立方,創造了全國的最高紀錄。全體施工隊伍大為振奮,干勁十足。

  犧牲前遺留感人肺腑言

  12月10日中午,張福林發現有幾個大炮眼裝藥太松動,他還沒來得及吃一口飯,便立即投入炮眼的調整工作中。就在這時,一塊2立方米的大石頭突然掉落下來,砸在了他的左腿和腰上。

  當同志們趕到現場時,發現他臉色蒼白,已陷入昏迷。幾分鐘后,他慢慢蘇醒過來,第一句話便是對指導員說:“我不行了,衣袋里還有些錢,請拿去幫我交上最后一次黨費吧!我對不起黨,再也不能為人民工作了。”指導員掏出被鮮血染紅的錢,眼睛濕潤了。

  衛生員匆忙趕來后準備給張福林注射強心針,他用手推開了,用沙啞的聲音說:“反正我不行了,還是替國家節省一支吧!”

  就在大家七手八腳地把他抬上擔架時,他掙扎著說:“同志們,你們圍著我耽誤工作,趕快上工吧!藏族老百姓在等著你們,快把公路修到拉薩。”這是他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句話。


圖為張福林烈士墓碑

  雀兒山上不朽豐碑永存

  如今,坐落在雀兒山的“張福林烈士陵園”的大理石碑上刻有這么一段話:“張福林同志對自己生命未作出任何考慮,而所關懷的是黨與祖國,是祖國偉大的建設事業,是施工部隊的集體利益。犧牲后,他身上留有一本日記和五包菜種,日記里所記的是自己領導方法的檢討及工程經驗和體會;菜種是進軍康藏時由內地帶來準備在邊疆播種、生根、開花、結果的。這就是張福林同志唯一遺物……”

  從解放戰役,到西南剿匪,再到康藏筑路,這段軍旅歲月注定艱辛,卻又注定不平凡。張福林烈士離開時只有二十六歲,這一生的軍旅情都默默訴說在雀兒山不朽的豐碑上。(中國西藏網 記者/周晶 部分資料參考于四川黨史2003年第3期《一等功臣張福林》、《紅軍長征在甘孜藏區》)

(責編: 胡瑛)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12年,鑿通脫貧路

    W020190709364542818463.jpg
    愚公移山,本是一則寓言故事。然而,在云南省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西疇縣,“愚公移山”是一種現象。一座座大山,像牢籠一樣把西疇人困在山窩里。[詳細]
  • “治病救人是我們應該做的”

    5月12日晚18時,駐西藏軍區某邊防團衛生連送來了10名“因吸入汽油發電機尾氣中毒”患者。[詳細]
人与兽性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