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文史

湘西南苗族傳統建筑文化研究

雷學業 發布時間:2019-07-15 10:02:00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摘要:城步是我國苗族的主要發祥地之一,也是我國苗族人口集聚區,1956年11月,經國務院批準,建立了單列的城步苗族自治縣。這里苗族發展歷史悠久,苗族文化底藴濃郁,苗族語言、文字、歌舞、服飾、飲食和建筑文化等豐富多彩,特色鮮明。苗族先民歷經三苗古國和春秋戰國重大變遷后,逐代向西向南遷入西南地區尤其是武陵山區定居,其中一支進入沅水上游巫水(古稱雄溪)源頭城步開發生活。以城步為中心的湘西南苗族既傳承了黃河長江中下游及江南水鄉的傳統建筑技藝,又開創了西南山區重檐木質卯榫結構建筑風格,形成了穩重、典雅、均衡、美觀的苗族建筑品質,具有重要的歷史教育、文化藝術和經濟社會價值。

  一、城步古今苗族建筑文化

  城步苗族自治縣是我國苗族的發祥地之一,她像一顆綠色的明珠,鑲嵌在我國南方的湘桂黔邊陲。城步歷史上為楚越相交之域,有“楚南極邊”之稱,位于湖南省西南部,沅江支流巫水河上游,東臨湖南新寧縣,南接廣西資源縣和龍勝縣,西鄰湖南綏寧、通道縣,北毗湖南武岡市,縣域總面積2647.07平方公里,轄13個鄉鎮場,共有苗漢侗瑤等24個民族,總人口30萬,2017年全縣GDP達39.7億元,財政總收入4.7億元,全體居民人均收入11261元,其中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1988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7160元。

  (一)古代城步苗族的建筑文化

  城步苗族自治縣歷史悠久,早在新石器時代就有先民在這里居住,這些土著民族為原始族群的駱越人。城步至今保存有西巖鎮花園里新石器時代遺址、蘭蓉鄉報木坪村瓦罐窯遺址。至秦代,秦始皇發兵10萬屯古田(今城步十萬古田),說明秦代時城步已很繁榮,至今保存有十萬古田古建筑遺址。新石器時代后,人口不斷遷入,逐步繁衍發展。從漢代開始,隨著苗族的大遷徙,苗族的一支由江西經湖南寶慶(今邵陽)、武岡遷入城步落籍,與原來生活在這里的駱越人融合,成為現今城步苗族的先民,并迎來了城步苗族發展的鼎盛期。杉坊、鋪頭、清溪、大竹坪、丁界、京涼、大葉頭、溫塘等地苗族古村落就是那時遺留下來的古建筑遺址。

  這些古建筑大都處于城步縣城以北地區,負有頗高的歷史價值,是城步苗族先民在這個地區生存發展的見證。現存花園里、瓦罐窯遺址,見證了城步原始部落先民的居住痕跡。縣城南隅的利濟門,前身是三國時代的諸葛城。當年諸葛亮統領蜀國大軍南征平蠻,駐師巫水北岸,筑城為寨,施法驅瘴,留下了至今難解的神奇遐想……到了唐末五代時,誠微州首領楊再思以飛山為中心,割據今靖州、城步一帶,史稱“飛山蠻”,自稱飛山令公。馬殷占據湖南后建立楚國,楊氏挾地歸附馬楚,將其地分為十峒,分封給他的十個兒子,其三子楊正修居城步赤水峒,現今杉坊村仍保留有楊正修所居“老屋場”。現存杉坊、鋪頭、大寨、金塔、大葉頭等古村落就是那個時代遺留下來的。鋪頭古村落是一座千年古苗寨,擁有木磚結構四合院等古民居上百座,青磚黛瓦,飛檐翹角,簡樸雅致,古色古香。宋元明清時期,這里是武岡、新寧、城步經此過綏寧赴貴州、四川等古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酒肆當鋪、藥店旅館、琳瑯滿目,極盡繁華,是湘西南地區頗富盛名的商賈重地。古商鋪至今保存完好。元朝至元四年(1267),楊再思的第六世孫楊應魁,攜家人至清溪定居,逐年修建了大量四合院落和龍拱橋、清安橋、攔河壩、引水渠、商鋪等公共建筑。這里政通人和,商業繁榮,地方發達,成為全縣政治、經濟和文化中心。明崇禎五年(1362),欽命太僕寺少卿、湖南巡按監軍監察御史楊喬然由京奉旨還鄉祭祖,又在這里修建了楊氏官廳,保存至今,成為我國西南地區楊氏一族前來尋宗祭祖的“圣地”,被湖南省民間文藝家協會授予“中國南方楊家將文化藝術之鄉”稱號。

  而在縣城巫水河以南地區,保存了大量城步苗族先民修建的“徽式建筑”和“干欄式建筑”。“徽式建筑”以“藍玉故里”、羊石田、易家田、大坪寨古民居為典范,“干欄式建筑”以桃林、大寨、茶元、金東、城溪、臘里、卡田、新寨和侯家寨等地古民居為杰作。“徽式建筑”一般修在苗族人口集中聚居的山麓、河壩或田壩邊,地勢平坦開闊,水陸交通發達,苗民以族長、酋長為中心構建住房,少則三五十戶,多則二三百戶,形成團寨,氣勢壯觀。城步青磚瓦屋建筑始于明代。明初,朱元璋為撫平戰爭創傷,發展生產,恢復經濟,大力實行“江西填湖廣”的移民政策,從受戰爭影響較小的人口大省江西移民戰爭重災區湖廣地區,城步是江西移民安置重地。遷徙城步的這批江西移民帶來了“筑磚屋為居”的建筑文化,而這批移民的后裔則逐步演化為苗民。

  據“陳氏族譜”記載,明洪武年間,陳漢彪三兄弟自江西遷至湖南,在湖南新化、綏寧和城步各居一處。陳漢彪舉家沿巫水河而上至羊石田時,發現這里四面環山,地勢開闊,河流淙淙,山清水秀,便在這里留步安家,繁衍至今。至解放前夕,羊石田共有古民居300多座,全部木磚結構,青瓦黛墻,青石板道路,鵝卵石地面,屋與屋之間有防火墻相隔。到乾隆年間,其后人陳通福再溯水而上,開辟了易家田苗寨,建筑了城步最繁華的黃金大碼頭。易家田是巫水河上游第一大渡口,明清時期,城步五峒四十八寨的木材、薏仁(六谷)、生漆、桐油等苗族特產,都經此碼頭裝排,運往洪江、武漢乃至上海,而城步苗胞所需的工業生產生活用品,再溯河帶回易家田,發散至各處苗寨。易家田保存至今的四合院落,建筑精美,重檐飛宇,寬敞亮麗,高聳的鰲頭直指藍天,一排排標注了“康熙卅年”字樣的青色檐瓦,向世人宣示了它的古老莊嚴。羊石田、易家田古村落中那一片片長達2-3米的青石板條石,就是當年放排工們從洪江、綏寧等地溯流而上用木排運回城步的。矗立在村口的石砌“惜字爐”,一幅幅精美大器的石雕,如“天官賜福”“麒麟送子”“犀牛望月”“雷公鎮龍”等等,惟妙惟肖,栩栩如生,以其高超的藝術性,向世人展示了易家田古碼頭的商業文明。那繞村而過的一灣巫水,至今還在歡快的吟唱她曾經為城步苗鄉水運交通事業做出的貢獻。

  在城步眾多的苗族古建筑中,“藍玉故里”更是充滿了神秘感和悲涼感。明朝開國大將、梁(涼)國公藍玉于元朝至元六年(1340)出生于城步扶城峒(今丹口鎮),其父藍春應與同鄉李十一(明黔寧王沐英的祖父)參加了反元大起義,兵敗后被充軍到安徽定遠。在安徽,年少方剛的沐英和藍玉加入了郭子興的紅巾軍,投入朱元璋麾下,憑赫赫戰功成為朱明王朝的開國勛臣。后藍玉被錦衣衛誣告謀反,誅滅三族,其侍妾匿于黔寧王府逃過一劫,生遺腹子昌建。明成化年間,“藍獄”禁網漸開,黔國武僖公沐淙見昌建子孫發達,令其回祖籍城步扶城峒,并行文城步縣府給予關照。明隆慶五年(1571),昌建舉家遷回城步后,擇址在扶城峒太平村修建了一座磚木結構的四合院,三正四橫,呈長方形,占地總面積1300平方米,中軸線從前至后,分為戲樓、中堂、主堂。戲臺四排三間,是看戲娛樂的場所;中堂是議事的場所;主堂設立神主臺,正中間置藍玉的高大塑像,側有沐英和常遇春畫像。之后又陸續修建了觀音閣和太平橋。藍氏宗祠至今存世450余年。

  (二)當代城步苗族的建筑文化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城步苗族與全國苗族一樣,在政治經濟、文化教育、醫療衛生等各個方面都取得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真正成了苗鄉大地上的主人。苗族建筑事業迅猛發展,苗族人民居有其所,公共建筑適應了社會事業發展的需要。

  民居建筑迅猛發展。雖然苗族人口增長較快,但家家戶戶都修建了住房,實現了居有其所。縣城以北地區普遍以磚瓦房為主,兩層結構,紅磚青瓦,樸素大方。改革開放以后,隨著經濟社會的發展,民居建筑走向時尚美麗,一座座別墅拔地而起,鋼筋混凝土全框架結構,二至四層居多,高達七八層的不少,上蓋紅色、綠色或黃色琉璃瓦,外貼白色、灰色或紅色瓷磚,大門窗,小陽臺,在山水田野間威武雄壯,耀人眼目。而縣城以南地區的苗侗同胞,仍喜建傳統的木質房屋,一樓水泥地面,木柱卡磚,二樓以上全木板住房,青瓦蓋頂。近20年來,國家實行易地搬遷扶貧政策,很多高山苗胞紛紛搬出大山,擇址鄉鎮或村居治所附近或公路沿線,建起了一棟棟漂亮別墅,添置起彩電、冰箱、空調、太陽能,甚至摩托、小車,過上了舒適的苗鄉“土豪”生活。也有些苗胞故土難離,依然選用優質木材修建新型“吊樓別墅”。丹口鎮泮水村一吳姓村民,多年在外打拼,事業有成后,拿出積蓄在家鄉拆除老屋,斥資100多萬元,按苗族習俗修建了一座一正兩橫兩層高的吊腳樓,琉璃瓦屋頂,雕花門窗,彩繪板壁,現代衛廚,地下車庫,是全縣最氣派的一座“吊樓別墅”,其造價遠高于鋼混別墅。丹口鎮桃林村近十年間利用省發改委駐村扶貧的機遇,家家戶戶集中連片修建三至五層高的現代吊腳樓,飛檐翹角,油漆板壁,鏤空花窗,多層迴形走廊。一樓是雜房,養禽畜,建衛生間;二樓開食堂飯店,接待來往賓客;三樓四樓做包房廂間,供客人居住。整個村莊近百戶人家,光爽亮麗,氣派輝煌。村道種植了觀賞性桃樹,迎春怒放,蜂舞蝶飛,人面桃花相映襯,小橋流水醉苗鄉,好一個熱鬧非凡的世外桃源。

  公共建筑造福苗胞。新中國成立后,城步的公共設施建設發展很快,大力造福于苗鄉人民。行政機關、學校、醫院、橋梁和公共場館建設遍布苗鄉。上世紀末,城步苗鄉山寨最漂亮的建筑物是中小學校。進入本世紀以來,城步縣委縣政府認真貫徹落實黨的民族方針政策,加大民族文化建設投入,尤其在城市擴容提質和新農村建設中,注入了更多的苗族文化元素。縣人大常委會專門制定了《城步苗族自治縣民族建筑條例》,出臺了實施細則,規定新建住房必須設計苗族建筑文化元素,由縣規劃建設局免費提供設計圖紙,對建成的苗族文化建筑物按實給予獎勵。同時在異地搬遷、新農村建設中全部實行民族建筑工程,新建鄉鎮機關、學校、衛生院、村委辦公樓、招呼站、橋梁等,都要建成苗族建筑風格。縣人民政府共投入5億余元,建成了榮昌風雨橋、民族文化體育中心和城南公園,對縣城主干道儒林大道十里長街進行了民族工程改造,使縣城儒林鎮充滿了苗族生活氣息,飛檐鰲頭,垂廊吊柱,雕花窗欞,八角牌樓……晚上彩燈競放,色彩斑斕,樓宇亭臺間龍鳳呈祥,蝴蝶紛飛,行云流水,曼妙無比,雖是苗鄉小城,勝似人間仙境……

  二、城步苗族建筑價值分析

  (一)城步苗族建筑有著厚重的歷史教育價值

  城步現存的古民居古村落是城步悠久歷史的活化石。對這些古民居古建筑加以妥善保存利用,可以揭開城步的發展歷史,破譯古代民居的建筑文明,揭開城步各族人民的生存發展密碼。如至今保存完好的縣城利濟門,就是城步縣城最早的建城依據。《城步縣志》(同治版)、《城步縣鄉土志》(光緒版)記載:“熙寧八年,立城步砦。城者,言有故城也。故城即城步南城,見《方輿紀要》,一名諸葛城。相傳諸葛武侯征蠻經此。”三國蜀漢建興三年(225),諸葛亮率領大軍南征九溪十八峒,駐軍城步雄溪北岸,因當時雄溪無橋無舟,將士們只能涉水過河,渴飲河水,以致不少士卒腹痛難忍,上吐下瀉,無法行軍作戰,諸葛亮只好在河北岸修筑土城,安營扎寨。每到夜晚,將士們都隱約聽到河中傳來悽厲哭聲,而哨兵舉火觀望時,哭聲又止,并無人影。久而久之,擾得蜀軍不寧,軍心渙散,戰斗力全無。為解開此謎,安撫軍心,諸葛亮深入蠻首家中詢問,得知此河叫雄溪,河之北屬荊楚地界,河之南屬駱越人地界,河水是從楚越地界的古田山上流下來的。當年秦始皇派十萬大軍征嶺南,與當地蠻人和駱越人大戰,死傷數十萬,血流成河,尸首枕藉,以致溪流悉數被染,陰魂不散,河水不可飲用。而居于巫水河南岸的蠻人,歷代皆有巫師施儺祭法,祀神驅疫,因而河水澄清,可直接飲用。真相大白,諸葛亮急令帳下備好三犧大禮,在北岸立下祭壇,擺好香案,面向雄溪行儺施法,祭奠冤魂,驅除厲鬼,終使雄溪恢復了安寧。不日,將士們恢復了體力,諸葛亮揮師南下,收復了九溪十八峒。從此,城步縣城南門,便被稱為“諸葛城”……此外,杉坊、鋪頭、金塔、清溪,大連、太平、三排、城溪、茶園等等苗族古村落,無不留下了苗族先民在這里開荒拓土、開發城步的痕跡,千年苗寨,萬世遺風。

  (二)城步苗族建筑有著高超的文化藝術價值

  文化是建筑的靈魂,能夠為生活在其中的人們灌注生氣。苗族建筑形成了穩重、典雅、均衡、美觀的空間美學風格。城步苗族建筑尤其是古建筑,蘊含著豐富的文化藝術價值。

  居于縣北平坦開闊地帶的苗族同胞,大都建筑寬敞亮麗的四合院落,這種四合院一般以矩形、方形庭院四面修造房屋,每座房屋之間用走廊連結起來,各房屋的外墻形成對外封閉式的“馬頭墻”,連窗戶都不開,以便防火防盜。院內設有小天井,用于采光和聚客。天井的地面用鵝卵石鋪成圓形、柳葉形圖案,美觀大方。院內置有石碓、石磨、煉武石、旗桿石,保留了苗族先民惟耕惟讀的生活方式。四合院的正屋最為講究,六扇堂屋門精雕細琢,上半部雕飾花窗,花窗鏤刻了花鳥蟲魚圖案,龍鳳呈祥、蝙蝠送福、鹿葺含芝等圖案寓意深刻。下半部為平板,起保護遮攔作用。中間隔板雕刻有福、祿、壽、禧等文字及花草圖案,精美秀氣,體現了苗族先民對追求吉祥如意、平安幸福生活的向往;堂屋正面墻上設置了家先神龕,精心雕刻了“天地君(國)親師位”牌匾,以及地方神祇牌位,設置了香檀,懸掛具有教育勵志意義的對聯,神秘古樸,莊重肅穆。四合院的大門叫“槽門”,設計十分講究,呈八字形,有三至五步臺階,精修了門額、對聯,槽門屋頂重檐翹角,雕棟畫梁,端莊穩重,氣派非凡。大戶人家門口還有石獅、石虎或麒麟守衛,練武人家還有下馬石、旗桿石。這些建筑具有鮮明的地方傳統特色、濃郁的民族風情和鄉土氣息。這些古民居的建筑結構、牌匾畫幅、裝飾雕刻,讓我們領略了明清時代的精神符號。

  城步縣城以南地區的苗族建筑,與縣城北方地區的建筑氣派截然不同,南部地區苗胞住在深山老林,地理位置逼仄,平坦土地大都用于種田,只能選擇山腰山頂建房。受地理條件的限制,這里的苗族建筑都是木質材料,大都為三層重檐木質卯榫結構,一般是四排三間,也有一正一橫或一正兩橫的,向空間延伸發展,形成半邊多層的吊腳樓,城步苗族稱為“架寮”、架舍”、“干欄”,正屋小的為三柱五瓜,一般五柱七瓜,多的有五柱九瓜,七柱十一瓜。這種吊腳樓設計精巧,橫屋和正屋配置合理方便,枋柱之間不用釘鉚銜接,而以木榫相扣。樓屋一般為四層,最底層的下樓用于圈養豬、牛、羊、雞、鴨、鵝等禽畜,或堆放柴草糞肥。正屋中樓的中間叫堂屋,左側為茶堂,右側為住房;橫屋中樓為子女住房或客房。正屋上樓為倉庫,儲放稻谷雜糧,擺放石磨、風車、谷桶等;橫屋上樓為子女住房,外有走馬欄桿,用于姑娘繡花、縫衣,也可觀賞風景,對唱山歌。正屋頂層是天樓,用于置放雜物。一般富有人家還會在中樓木柱上雕刻龍鳳圖案,橫枋上雕刻龍頭象頭圖案或“福祿壽禧”字樣。窗欞鏤刻花鳥蟲草如“鹿銜靈芝”“喜鵲銜梅”“蝙蝠送福”等寓意深刻的圖案;人物圖案如“彭祖柱杖”、“孟母教子”、“觀音送子”、“關公坐堂”、“令公出征”等,欄桿上也拼花飾鳳,無不栩栩如生,惟妙惟肖,體現了苗族匠人的高超手藝和濃郁的文化底蘊。

  城步苗族的公共建筑,更為講究藝術性。橋梁是公共建筑的杰作,以長安營鎮為例,鎮內古橋有大寨回龍橋、巖寨永鎮橋、石拱木欄橋等。大寨回龍橋始建于清乾隆十五年(1750),單跨式木廊風雨橋,橋長37米,面寬3.5米,東西橫跨長坪水。單孔,伸臂式平梁,兩層圓木疊式出挑,形成兩肩,支托橋面雙層固端木梁。橋廊為懸山頂。正中建三座重檐四角攢尖頂閣樓,兩側橋堍全用巨大的河卵石堆砌而成,與河岸的古杉相映成趣。橋下部結構采用挑梁技術,即在橋墩上面鋪兩層下短上長的連排大杉木為跳梁(挑枕),再在挑枕上搭架兩層上梁。因為有橋墩為支點,以跳梁為杠桿,從而縮短了跨度,減少了撓度。巖寨永鎮橋,始建于清嘉慶二十三年(1818),石墩木廊風雨橋。橋長50米,面寬6米,南北偏西橫跨長坪水,一墩二臺三孔,墩上兩層等分枕木懸梁支托橋面,雙層固端木梁。橋廊為懸山頂。正中建歇山頂閣樓。南端有懸山頂橋亭,檐口重疊于橋廊屋頂上。而在縣城新建的榮昌風雨橋,更是苗族風雨橋中的驕子。2011年,為慶祝城步苗族自治縣成立55周年,縣人民政府投資600萬元重修了榮昌風雨橋。橋長218.98米,寬12米,總高度27.86米。廊橋由5座三層高的亭樓、166間橋廊組成。共5個出口。工匠們不用一釘一鉚,只在514根大小杉木柱上鑿孔打眼,以榫銜接,斜穿直套,縱橫交錯,將廊亭連成一體。亭塔的木柱粗壯合抱,使整座建筑沉穩雄厚。廊亭造型分為六角,四角攆頂,歇山頂,飛檐重疊,鰲頭高聳,錯落起伏,輝煌氣派。中央廊亭上嵌葫蘆寶頂,兩邊廊道頂上嵌牛角寶頂。橋面中間為6米寬車行道,兩旁是3米人行道,廊道內側打了欄桿,外側置有靠背,供行人歇息。橋沿向外挑出一米,柱腳懸在半空,呈現出苗家吊腳樓的神韻。在廊亭檐邊和石拱上方還鋪設了彩燈管線,夜幕降臨時,霓虹閃爍,榮昌橋恍如苗王宮殿,富麗堂皇……

  建成于2015年6月的城步民族文化體育中心,占地120畝,總投資1.3億元,建有標準足球場、田徑場、400米標準塑膠跑道和30畝健身休閑廣場。文體中心共用592根木立柱,144個垂花柱、162個飛檐鳳雕、32個正吻,頂層建有630.8米的風雨回廊,回廊上建有2座門樓、4座蓮花塔、4條金龍和75幅民間吉祥圖案吊頂。巧妙運用重檐、歇山頂、攢尖頂、花格窗、牛角圖騰等造型和斗拱、楔卯結構,加上精心選用的東北鐵杉、湖北漢白玉、蘇州小青瓦、浙江東陽木雕、河北房山石雕工藝,使得整個建筑工程工藝精湛,氣勢磅礴,集中體現了當代苗族特色,成為湖南城步的地標性建筑。

  (三)城步苗族建筑有著較高的經濟社會價值

  傳統村落維系著鄉情、宗親和人緣等社會關系,是傳承苗族風俗、節慶的重要載體。如杉坊、大連、清溪等古村落,不僅建筑精美,觀賞性強,而且因其歷史悠久,是楊氏族人的發跡地,成為貴州、云南、廣西等地外遷族人尋根問祖的“圣地”,每年春節、清明、中元等節日,成千上萬的楊氏族人,不遠千里回歸祭祖。該縣蔣坊鄉鋪頭古村落,是一座千年古苗寨,擁有木磚結構四合院井100余座,青磚黛瓦,飛檐翹角,簡樸雅致,古色古香。宋元明清時期,這里是武岡、新寧、城步經此過綏寧赴貴州、四川等古絲綢之路的必經之地,酒肆當鋪,藥店旅館,商鋪林立,街巷交通,人來車往,熱鬧繁華,是湘西南地區頗負盛名的商賈重地,至今保存完好。尤其有一座氣勢恢宏、結構別致的易得莊家祠古建筑,其建地面積達500余平方米,四合院落,其正廳高大寬敞,長條石階,精雕柱石,鏤空花窗,八字形槽門,所雕刻的麒麟送子、雙龍搶寶等各色圖案,令人嘖嘖稱贊。

  (四)城步苗族建筑有著高深的民俗文化價值

  城步苗族因地制宜創造了茅屋、瓦屋、干欄式建筑和吊腳樓等民居建筑,這種建筑還體現出一種高深莫測的民俗文化價值。一是表現在擇地安寨上。苗族人家往往選擇那些陽光充足、水源豐沛、森林茂盛、動物眾多、出產豐富的場所建屋,立寨要依山傍水,寨門朝向要有群山環抱,平地用于耕種,向陽坡地用于居住,這樣建成的吊腳樓遠離地面,通風干燥,防潮,防濕,防盜,防蟲,防野獸,收到了人與自然和諧相處的最佳效果。二是體現在建筑風水理念上。苗族建筑講究藏風閉氣,前有照,后有靠,左青龍,右白虎,水口密閉,納氣聚財。苗族建筑還講究趨吉避邪。當已建成的房屋不可避免的面對著別人房屋的尖角、山頭或山尖、山崖,亦或直沖而來的道路時,這就犯了苗族建筑中的大忌——犯煞,會對主人的工作、生活等造成嚴重影響。避邪的方法,或是在自家堂屋門前修一道影子墻(也叫南墻或神盾墻),在墻上寫上“泰山石敢當”或“也擋泰山”字樣,有的則在墻外雕刻陰陽圖案;或在堂屋門正上方的門枋上掛一個木刻“吞口菩薩”(又叫鐘馗菩薩)頭像;還可改建自家堂屋門或大槽門朝向;也有將房子建成重檐式結構的,即上下兩層屋檐,城步苗話叫“西檐”,遠遠望去,呈一個大大的“吞”字,妖魔鬼怪見之遠遁……通過這種文化理念消除“犯煞”,起到了改善人們居住心態的作用,從而無須另行擇地建房,有效保護了耕地和生態環境。

  三、保護傳承苗族建筑文化面臨的主要困難和問題

  (一)當代經濟生活方式的轉變給苗族建筑文化的保護傳承帶來不利影響。當前,苗族地區與全國各地一樣,經濟生活方式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廣大苗胞不再是守住一畝三分薄地維持生計,他們紛紛走出苗寨,跳出“農門”,融入五彩繽紛的現代生活,有的從政,有的經商,有的外出打工創業,而從事“木匠”、“石匠”、“鐵匠”等職業的中青年幾乎為零。年輕人都認為這些職業是低賤的行業,不賺錢的行業,因而沒人愿意從事這些行業。老一代匠人逐年老去,木工技藝傳承漸漸消失,無人傳承,那些精工絕倫的木匠工藝也漸漸塵封在歷史的記憶里,湮滅在商品社會的大潮中。

  (二)國家重大工程建設項目對苗族古建筑的保護工作帶來不利影響。隨著國家現代化進程的加快,建設項目逐年增多,基礎設施建設、新農村建設、易地搬遷扶貧等工作,都不同程度地給苗族古村落的保護帶來影響,有的導致古村落消失。如城步白毛坪、下小言、下坪、大井等古苗寨,都隨著該縣白云水電站的修建而湮滅。

  (三)自然災害給苗族建筑保護工作帶來不利影響。地震、山體滑坡、冰災、水災、火災以及雷電災害和蟻蟲蛀蝕等自然災害,都不可避免地對苗族建筑帶來重大損害,有的甚至是滅頂之災。城步蘭蓉鄉大坪寨古村落,是從明代始建的徽派建筑,至20世紀70年代末,古民居數量近百座。1975年的一場大火,將這座古村落全部化為灰燼。丹口鎮羊石田明清古村落,到上世紀解放前夕擁有古民居300余座,結果被土匪頭子張云清放火燒了三天三夜,200多座民房蕩然無存。2010年再次發生火災,又有9座古建筑從村寨消失。

  (四)苗族古民居陳舊腐朽,與當今社會居民的生活習性不相適應。明清時期留存下來的古民居畢竟是祖輩們的居住之所,它陳舊、矮小、破爛,又無衛生間、洗漱間,更無豪華客廳和臥室,滿足不了現代人類的居住需求。現代居民需要舒適的生活環境,居所要有廚衛、臥室、客廳、陽臺甚至花園,空調、燈光、音響也不可缺少,古民居滿足不了這些需求,主人只能選擇搬遷或拆除。城步白毛坪鄉黃傘村蒲某擁有一座清代秀才屋,門窗雕龍飾鳳,花鳥蟲魚,福祿壽喜,充滿了苗族文化氛圍,正門上方懸掛的“吞口菩薩”圖騰,具有趨吉避邪民俗情趣,這種格局的民居在苗鄉村寨絕無僅有。2011年,已到結婚年齡的蒲某決定新修住房,可批不到住宅地,無奈只好拆除老屋,在原址新建住房。結果,這座充滿了苗族文化底藴的古民居悄然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四、保護傳承苗族建筑文化的應對措施

  隨著城鎮化和新農村建設進程的加快,一座座古民居被拆毀,一座座古村落被廢棄,一棟棟小洋樓小別墅拔地而起,建成的是鋼筋水泥屋,丟失的是苗族傳統建筑文化。如果再不喚醒苗族同胞的保護傳承意識,讓苗族古民居古村落任意消失,讓苗族木匠工藝斷裂傳承,再過三、五十年,我們都將生活在那些沒有歷史故事和文化底蘊的鋼鐵水泥筑成的囚籠中。

  保護和傳承苗族傳統建筑文化和建筑技藝,需要做好以下幾個方面的工作

  一是實施好苗族傳統村落保護工程,制定《苗族傳統村落保護條例》,對傳統村落予以立法保護,嚴禁亂拆亂建。建立完善苗族傳統村落名錄,制訂苗族傳統村落保護發展規劃,改善基礎設施和公共環境,建立保護管理信息系統,要對傳統村落保護傳承工作進行執法檢查,列入縣、鄉、村年度考核范疇。

  二是要落實執行《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的意見》,深入挖掘整理苗族傳統建筑文化,開展苗族傳統建筑技藝調查研究,加大宣傳力度,拍攝制作苗族傳統村落畫冊和記錄片。對于那些年久失修的苗族傳統村落,啟動維護工程,并請文物建筑專家提出保護修復意見并現場指導,在建筑材料上盡量使用木、石、磚、瓦、石灰、桐油等傳統材料,盡量采用卯榫結構等傳統技藝,確保苗族建筑的文化品質,確保這些生命力極強的苗族傳統建筑原汁原味地存活于美麗的苗寨。

  三是加強對苗族歷史文化名村名寨名鄉名城和名人故居的管理,努力開展美麗宜居村寨建設,重塑苗族建筑之魂,重現苗族建筑之美。城步名村名寨和名人故居眾多,它們是城步苗鄉山寨的靈魂和名片。太平村藍玉故里,大竹坪楊氏官廳,水東楊再興故居,羊石進士第,易家田惜字爐,陡沖頭古苗文石刻群,杉坊老屋場,金紫鄉龔家大院……猶如一張張鍍金的名片,在湘桂黔邊區熠熠生輝。保護建設好這批名村名寨和名人故居,城步苗族的歷史文化價值會進一步得到彰顯,城步苗族發祥地的效應將會得到更大發揮,城步生態文化發展的步伐將會進一步加快。縣財政應安排專項經費,對這批歷史文化名村名寨名人故居進行扶持。縣民族文化和規劃建設部門要加大申報力度,將這批文化村落申報為“國保”、“省保”單位。要嚴格執行縣人大常委會頒發的《城步苗族自治縣苗族風格建筑條例》及其《實施細則》,凡在苗族地區新建民居和公共設施,都要由規劃建設部門設計為苗族建筑文化風格,否則不予審批。對縣城三縱九橫街道旁的建筑物全部實行苗族風格改造;新建公共建筑物要全部體現苗族建筑風格;在縣城巫水河南部規劃建設苗族風情村。

  四是要保護和培養好苗族建筑文化傳承人,努力傳承苗族建筑傳統技藝。應落實好國家相關政策,安排專項經費,加大建筑非遺傳承人的扶持力度,每年解決相應的傳承經費,讓年老體弱的木匠享受農村低保待遇,讓他們安心傳承苗族建筑技藝。對木工學徒要積極鼓勵,落實就業政策,給予貼息貸款等經濟扶持,對于那些天資聰慧、勤奮努力的出師學徒,可直接申報為非遺傳承人并享受相應待遇。對那些老弱病殘或家庭生活確有困難的木工傳承人,應將他們納入農村低保范疇。妥善解決古民居住戶的合理訴求,對那些確需建新房的,應在古村落古民居外另行劃批宅基地,供其重建住房使用。

  五是要落實執行《關于實施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發展工程意見》和《城步苗族自治縣苗族風格建筑條例》,開展“拯救老屋”行動。對于那些年久失修的苗族傳統村落,啟動維護工程,在建筑材料上盡量使用木、石、磚、瓦、石灰、桐油等傳統材料,盡量采用卯榫結構等傳統技藝,保存老屋的木構架、青瓦、馬頭墻、雕花門窗和鵝卵石地面等基本要素,確保苗族建筑的文化品質。在不擅自改變建筑原風貌的前提下,設置防潮設施,增添衛生間,重新鋪設電線線路,改造住房和客廳,使之適應當今居民的生活需求,使人愿意住,住得舒服。古民居修繕完畢后,可以吸引大批攝影愛好者、美術家、新聞記者等前來采風創作,吸引大量游客前來觀賞,推進一批畫家村、民宿村、攝影村的建設,帶動高效生態農業、傳統手工業、休閑旅游業和民宿業的發展,以增加古村落的就業崗位,增加村民收入,從而推進美麗鄉村建設,推進鄉村振興發展。

  五、結語

  建筑是活著的歷史,是可以觸摸的時代記憶,是鐫刻在石頭和木板上的史書,凝聚著深厚的文化,蘊含著苗族文明源遠流長、生生不息的智慧。苗寨的特色不在于花里胡哨的摩天大廈,而在那些歷經千百年而不摧的具備各個時代特色的傳統建筑,這些古村落古民居記錄著時代的變遷,蘊含著苗族文化特色,充滿了苗族先人的建筑智慧。苗族是個有“根”的民族,這個“根”就是我們的歷史文化傳統。保護了苗族古村落古民居,保護了苗族傳統建筑工藝,就是保留了我們苗族的歷史和文化,保護了我們苗族文化的“根”,這是我們每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更是各級黨委政府責無旁貸的本職所在。各級黨委政府都要將古村落古民居的保護工作列入議事日程,列入績效考核范疇,明確責任,主動擔當,制定規劃,采取措施,落實經費,嚴加保護,把祖宗留給我們的“寶物”看護好、傳下去,把苗族傳統村落和傳統建筑工藝完整無缺地傳給子孫后代,永續傳承。

  (作者為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縣政協學習文史委主任)

(責編: 王東)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 河西走廊多民族交融發展的歷史作用與現實意義

    中國區域地理意義上的走廊,是處于特定地質地理位置上狹長的荒漠及山間谷地,其特殊的自然環境孕育了眾多河流和綠洲,也使得人類文明得以在荒漠谷地上形成和發展。[詳細]
  • 毛澤東對待戰爭與和平的鮮明態度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多次強調我們是熱愛和平反對戰爭的,但對于帝國主義、霸權主義者發動的戰爭,第一條是反對,第二條是不怕,要準備以反侵略的戰爭應對侵略戰爭,以戰爭的勝利贏得和平,并且只有具備打贏戰爭的能力才可能制止...[詳細]
  • 老物件里的長征贊歌

    老物件,記錄歷史瞬間,折射時代變遷。陳舊的老物件講述著可歌可泣的紅色往事,奏響了一曲長征途中不畏艱險、奮勇前行的英雄贊歌。[詳細]
  • 黎平會議:偉大轉折的序曲

    翹街,因街道兩頭高、中間低,形似翹起的扁擔而得名。“一根挑起過紅軍長征重擔的‘翹扁擔’,它使紅軍一進入黎平就看到了黎明。”當地群眾這樣形象地比喻黎平會議與翹街之間的“長征情”。[詳細]
人与兽性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