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即時新聞 > 時政

【壯麗70年·奮斗新時代——記者再走長征路】肖義伍:義務宣講紅軍故事34年

發布時間:2019-07-14 14:29:00來源: 央視網

  繼續來看“記者再走長征路”系列報道,中央廣播電視總臺“長征路萬里行”移動直播報道團隊,這幾天一直在赤水河畔采訪。下面,我們一起來看記者從貴州省赤水市元厚鎮發回的報道。

  7月13日,再走長征路第33天,貴州赤水元厚鎮。

  元厚鎮位于赤水市東南部,這里是1935年1月中央紅軍一渡赤水的其中一個渡口,元厚紅軍渡紀念碑也是赤水河上第一座紅軍渡口紀念碑。

1

  當我們抵達元厚紅軍渡的時候,一群小學生正在這里上戶外實踐課,他們整齊地站在紀念碑前,聽講解員講四渡赤水的紅軍故事。

  紅軍故事講解員肖義伍:同學們,這個地方就是當年紅軍長征四渡赤水一渡的地方,紅軍在我們元厚期間,整個6天時間,人民軍隊和我們當地老百姓建立了深厚的魚水情關系。

  給小學生們做講解的這位滿頭白發的老人叫肖義伍,今年已經69歲了,雖已年近古稀,但只要一講起紅軍故事,他整個人都充滿了熱情。

  實際上,家就住在赤水河邊上的肖老,從1985年就開始做紅軍故事義務講解員了,這一干就是34年,中間從沒間斷。而提到肖老與紅軍故事的淵源,得從他的舅媽聶永珍救治兩位紅軍戰士說起。

  1935年1月,在土城青杠坡戰斗中負傷的紅軍戰士成百上千,當時肖義伍的舅舅和舅媽正好碰到其中兩個傷員,就悄悄地把他們藏在一個燒炭的廢舊窯洞里。舅媽的父親是草藥醫生,他們就一起合力救治了這兩位紅軍戰士。

1

  紅軍故事講解員肖義伍:為兩位紅軍傷員取出了子彈,并且他(舅媽的父親)又自采自制外敷內服的藥,來一次就留下三至五天的藥,由我的舅舅、舅媽每天晚上給紅軍送,送藥送飯,一直20多天,我們兩位紅軍傷員基本痊愈。

  新中國成立后,肖義伍的舅舅和舅媽才聽說,他們當年救的那兩位紅軍戰士,其中一個是朱德的警衛員。上世紀七十年代,朱德的女兒朱敏重走長征路,特意來到元厚找到肖義伍的舅媽,代替老紅軍向她表達感激之情。

  紅軍故事講解員肖義伍:根本不知道(救的是朱德的警衛員),這是后來朱敏大姐到我們元厚來訪問的時候才講的,從小給我們灌輸(講)的都是她(舅媽)怎樣救紅軍,敵人、衛保長、大地主曾經幾次追問逼迫,叫我舅媽他們交出紅軍傷員,我們舅媽根本(不聽),兩夫婦堅強,愛憎分明,愛紅軍、恨敵人,就是這樣的。

1

  在采訪的最后,肖老告訴我們,他在五年前被確診為膀胱癌,不過這絲毫沒有影響他繼續做義務講解的信念。今年初,元厚鎮政府幫他成立了肖義伍紅色宣講工作室,在肖老的帶領下,更多年輕人來到這里,學習講解知識,傳頌紅軍故事。

  紅軍故事講解員肖義伍:革命戰爭年代老一輩革命先烈用鮮血和生命(換來今天),共產黨初心就是為人民服務,所以我樂意傳承我舅媽他們的這種思想精神,時間在變,我的年齡在變,但是講紅色故事的思想不變,只要我能夠講一天,我就要把紅色故事代代地傳承下去,把長征精神傳承下去。

   時間在變,年齡在變,講紅色故事的思想不變。正如肖義伍老人所說,紅軍故事、長征精神永不過時,我們宣講紅軍故事,就是要把不忘初心、艱苦奮斗的精神傳承下去,在新時代走好我們每一個人的長征路。

(責編: 于超)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与兽性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