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西藏網 > 即時新聞 > 文化

“圈地自萌”“定向爆破”后,網絡劇能否擁抱更大格局

張禎希 發布時間:2019-07-17 16:06:00來源: 光明網

  作者:張禎希

  “青年審美”是暑期檔影視市場關鍵詞。

  近期熱播的網絡劇《陳情令》,憑借人氣網絡文學的底本優勢,精致的服飾、化裝、道具,以及高顏值的偶像演員,牢牢抓住了青春的“胃口”。這部劇集的網絡評分與業界口碑并不如同期的《長安十二時辰》,其掀起的網絡話題熱度卻持續走高,與前者不分伯仲,可謂將“圈層效應”演繹到了極致。

  盡管熱度很高,“一炮而紅”卻并不適用于《陳情令》。根據其母本——網絡小說《魔道祖師》改編的同名古風動畫,去年暑期檔便已拿下8.9的網絡高分,以及破16億的點擊量。今年,真人版劇集更還原了不少原著“名場面”。“圈地自萌”的強IP受眾基礎,讓《陳情令》的走紅顯得順理成章。

  但這部針對網絡收視的“定向爆破產品”,也引發業界另一重思考,影視劇這一傳播率更廣的文化產品,在用精致與顏值投合青年受眾內心期待的同時,能否擁有更高的表達“野心”——去進一步挖掘、展現與流量相匹配的大格局?

  火熱網文+顏值偶像+知名聲優,一次網絡審美的“定向爆破”

  “得網絡審美者得天下”,這句話用在《陳情令》身上再合適不過。這部作品簡直可以被視為一次針對網絡審美的“定向爆破”,諸多制作環節中,都藏著只有網生代才看得懂的“俚語暗號”。

  先來看改編底本。與《鬼吹燈》《盜墓筆記》等經典網文“老前輩”相比,《魔道祖師》算是近年最火熱的“新生代”代表之一。2015年至2016年,這部小說在內地某知名網絡小說平臺連載時,其點擊量便已突破十億。小說不但有門派斗爭、虐戀情深、重生復仇等年輕網友喜愛的戲碼撐場面,還用一群性格鮮明、討喜的人物,架構起一個嶄新的虛擬江湖。投合網絡審美的情節、人設,在互聯網分享精神的助力下,吸引大量粉絲。

  對網生代審美的投合,也延續到了演員選擇這一重要環節。《陳情令》中的“雙男主”扮演者肖戰與王一博,都是男子偶像組合成員,前者來自選秀出道的“X玖少年團”,后者來自偶像經濟龍頭樂華娛樂旗下的跨國組合“UNIQ”。二人自帶的大量粉絲與“飯圈文化”屬性,與原著小說受眾高度重合,疊加產生出“一加一大于二”的話題效應。

  與傳統電視劇操作不同,在《陳情令》宣傳海報的最矚目位置上,配音演員的名字被寫在了主演的旁邊。這些“擁有姓名”的聲音,早就是青少年眼中自帶流量的金字招牌。拿為主人公藍忘機配音的邊江為例,為大量熱門游戲動漫廣播劇獻聲的他,在微博中粉絲量已超過240萬,人氣根本不輸劇中主要演員。

  影視改編能否超越“圈地自萌”,擁抱更大格局?

  網絡劇《陳情令》并非針對《魔道祖師》這一網文大IP的首次產品開發。去年暑期檔大熱的《魔道祖師》動畫,第二季仍舊“在路上”;改編自這部網絡小說的廣播劇采用了會員付費制方式上線,播放量輕松過億;去年暑假開始,小說中人物的動漫形象已經紛紛躍上某知名品牌冰激凌包裝,成為虛擬代言人。

  可以說,圍繞《魔道祖師》這一大IP的文化產品矩陣已初具規模。這也引發業界的一重思考:觀眾對不同文藝載體的內容與精神含量期待,其實是不一樣的。作為受眾面更廣的真人影視劇,《陳情令》是否應該在用精致與顏值、“甜”與“虐”的情節設定打動目標受眾的同時,跳出“圈地自萌”的亦步亦趨,在精神含量與文化格局的開拓上更進一步?

  在這一點上,收視口碑雙豐收的電視劇《瑯琊榜》無疑是值得借鑒的案例。這部同樣改編自網絡文學的電視劇作品,在尊重原著的同時,亦放大了其中的仁義情懷,守土有責乃至家國之思,被劇評人贊為“飄逸的正劇,沉穩的傳奇”。改編之初,制片方看中的并非原著的高人氣,而是其隱藏的精神潛力。買下《瑯琊榜》版權后,劇作更是經過了四年之久的打磨期,對網文內容進一步去蕪存菁后,才被奉上熒屏。

  當然,青年文化產品自有一番天然的獨特、靈動與生猛,并非一定要走正劇路線。只是“好看”之外,給予觀眾更多的感動與收獲,理應是大眾文藝作品必須承擔的社會責任。網絡改編劇到底能成為一個可傳代的獨立大作品,還是流于流行IP矩陣中的一個小環節,考驗的正是其承載的精神文化含量。(張禎希)

  [ 責編:崔益明]

(責編: 常邦麗)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人与兽性交